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主页 > 案例展示 >

负荷冲击后 我整理了这篇日记!

发布时间 2020-10-19 11:25

  该污水厂为工业园区污水处理厂,污水厂出水排放至废弃河道,该河道仅有污水厂出水及园区雨水管网的雨水。废弃河道流至某河流,该河流下游1公里为该市的出境断面,5公里处为某市的入境断面。设计处理量1.5万m/d,实际进水量仅有2000m/d,设计两条7500m/d的处理系统,仅运行单条线,污水厂进水水质如下表:

  工艺说明:改良型奥贝尔氧化沟,外沟采用推流器搅拌,中沟和内沟采用表曝机曝气;酸化池池容分别为1000m;外中内池容比:3.6:1.5:1;总池容约6500m;运行的氧化沟(以下简称西沟)中污泥浓度在3500mg/L左右。

  7月份因为公司的一些事全月没有休息(我吃住都在厂里),31日和老板商量好我要回家休息几天,老板同意回家,31日下午驱车4个小时回到老家。

  上午11点,老板发视频显示雨水管网有色度很重的水流出,看到视频后立马和老板联系得知,某化工厂(以下简称业主)的废料储罐泄露,该厂员工将废料用水冲洗至雨水管网。(废料储罐泄露的原因是员工清洗废料罐,在放空罐体的时候,罐体上端的呼吸阀无法正常开启,导致罐体被大气压扁。)随机联系环保局将污水厂出水河道的下游堵住,使该废水仅存在河道中,不影响下游河流。在环保局、老板和业主大致商讨下,安排业主将被污染的河水抽至污水管网,并由污水厂处理。

  因为污水厂出水和雨水管网在一条河里,污水厂暂时无法出水,只能将污水暂存于另外一条没有运行的系统中(以下简称东沟)。幸好在7月份我把东沟的水抽完了,池底大概存有1米厚的污泥,可以作为厌氧消化污泥使用。

  下午4点左右污水厂化验室做出来雨水管网排放口的COD是44万。在和老板商议后晚上连夜开车于凌晨12点赶回厂里,下车后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刺鼻的气味(刺鼻+辣眼睛)……

  6点起床去看了一下现场情况,八点半区环保局、管委会、监测站、污水厂、业主以及临时找的专家在环保局局长的主持下开了一个紧急会议,简短安排后,各领导带队进行现场实地考察,然后再次开会。

  ①要求污水厂不计任何代价去处理污水;②要求业主全方位配合此次事故处理;③安排了污水厂出水的去向(出水排放至上游废弃河道,不纳入任何水体);④安排河道抽水的细节;⑤领导实地查勘后预估水量为1.5万m;⑥业主提供的原水中含有:乙二醇、三混甲酚

  今天订购了几台5.5kw的潜污泵作为备用。为保证西沟进水后能相对正常的出水,订购了950kg微生物菌种(有厌氧菌、好氧菌、硝化菌)。

  今天是打酱油的,安排进水准备工作,东沟水位已达到表曝机的曝气高度,开表曝机,开推流器,利用东沟中原有的污泥进行污染物的吸附及降解。东沟开启后整个系统是那种墨黑色的。

  昨晚凌晨开始给西沟进水,第二天一大早上西沟,闻到了淡淡的树脂的味,业主没说实话,不过就算说实话了,我的系统也处理不了这类物质。

  早上水解酸化池(其实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叫厌氧池更为贴切,但是习惯上还是称其为水解酸化池吧)池面上有大量的小气泡(开始产甲烷),这说明我的水解酸化池效果还是挺好的。氧化沟上溶解氧开始降低,随机增开表曝机,将内循环开至最大。到下午的时候表曝机已经全部开启(外沟加装推流器后,原有的表曝机没有拆除)。

  水解酸化池和氧化沟继续补充微生物(我挺赞成老板的话:死一批我补一批,总有适应后活下来的),水解酸化池补充厌氧微生物,提高其水解酸化和产甲烷能力。

  昨晚凌晨2点15分停电,员工没有通知我,仅在工作群里说了一下。早上5点多厂长(厂长只要是上班,每天早上都是6点左右到厂里,我特佩服厂长这点的,而且我安排的工作,厂长没有推辞的,在此感谢一下我的厂长)给我打电话说停电了,当时我就清醒了。起来后问员工有没有这样,有没有那样,他直摇头,我知道坏事了。员工没有进行停电后的常规操作,导致东沟的水(COD2000左右)直接流至深度处理(当时我真想骂人,但还是忍住了)。

  随即安排善后工作,紧接着联系老板看是不是没有电费导致停电,老板说不是,我想这坏事了。老板把电管所的给叫过来(6点左右),也是查不出问题,然后电管所的把上级供电系统的人叫过来(7点多点)也查不出问题。在他们最后一次试送电,我发现我们配电室下面的电缆沟中冒烟了,检查结果发现是120平的电缆被击穿。问题找到了,剩下的就是接电缆了,幸好电缆余量比较大,直接拉出来截断对接就成,一下子忙到中午12点才把电缆接好。

  截电缆的插曲:我要求在电缆击穿点两侧各延伸70公分处截断,但是发现该点的电缆还是粘连在一起,最后总共截了两米长(厂长开玩笑的说:晚上的菜钱有了)。

  12点曝气开启后,我在氧化沟上闻到了稀料味(再次确定业主没有说实话)。直到下午六点多才开始进水。今天的出水指标还算正常,但是有上升的趋势。

  今天进水COD升高至9000左右(因企业排水对受污染河水的稀释,COD没有上万),东沟的COD才2000-3000,所以安排将东沟的水抽至西酸化池,这样子能降低西沟的负荷。

  安排买的管道为PVC,没想到买的管子质量太次,一开泵,到处冒水,然后又安排买好一点的PVC管,这项工作做了一天。(建议各位污师,就算临时管道最次的也要用6kgUPVC的,或者用水带,但是水带在遇到需要上下池壁的时候需要注意一下)

  今天氧化沟上变成了酚类的味道。出水水质已快要超标了。继续给氧化沟投加微生物。

  连夜联系了一个活性炭厂家,订购了10吨粉末活性炭,活性炭价格2100元/吨。一是给氧化沟投加,使系统改变为PACT运行模式,通过活性炭吸附有机物,然后被微生物降解,达到活性碳的重复利用,二是计划给深度处理投加,再次吸附有机物,通过排泥的方式把污染物排除水体,从而保证出水达标。

  早上打开房门,一股刺鼻的恶臭味经过鼻孔深深的扎入肺泡中。为了分辨是哪种物质,有深深的呼吸了几口,初步断定为硫化氢。直接去水解酸化池寻找臭味来源,果然,臭味确实来自水解酸化池,坐实了是硫化氢。(方圆一公里内都是这种恶臭味)

  因出水已经有些许超标,以及业主没有及时支付承诺的一笔费用,白天暂缓进水。傍晚的时候活性炭到厂开始投加,给氧化沟中初步投加100ppm的活性炭(想看看效果怎样),晚上再次进水。

  恶臭味更重了,园区管委会与污水厂就隔了一堵围墙,管委会的一个妇女已经恶心的吐了(这算不算中毒)。老板带了一个硫化氢检测仪,在水解酸化池检测硫化氢最高含量:157ppm,氨气最高含量:248ppm。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园区领导要求明天必须消除气味,然后发动各方关系购买硝酸钠(硝酸钠在一定程度上属于危险品,不好买),晚上11点多硝酸钠到厂,给酸化池投加了20ppm的硝酸钠(往后去硝酸钠变成了水解酸化池的必加药品)。

  硝酸钠去硫化氢的原理是:硫酸盐还原菌(SRB)属于严格的厌氧菌,在厌氧环境中以有机物为电子供体,硫酸根为电子受体,将硫酸根还原为硫化氢。硝酸根比硫酸根的夺电子能力更强,也就具有更高的氧化性,一方面提高了废水中的氧化还原电位抑制SRB的活性,另一方面争夺水中的碳源进行反硝化。

  该操作使我的水解酸化池基本丧失了产甲烷的能力,也就是说降低了COD的去除能力。没办法,为了保证一个指标只能牺牲另外一个指标了。其实我是想加氯化亚铁或者三氯化铁,这样子可以沉淀SBR产生的S2-,但是园区领导要求的急只能出此下策了。

  因投加活性炭导致氧化沟出水变成了红色,给活性炭厂家打电话,厂家说是我的水有问题和活性炭反应后变成了红色,当时我有点动摇了,以为确实是水的问题,但是我分别用自来水和纯净水做了一下活性炭吸附实验,发现上清液都是红色的,下来就是我老板和厂家的事了,最终结果是:厂家把剩余的货拉走,并退还全部货款。

  我在睡梦中被老板(老板这段时间也常驻厂里)一个电线点,起床后老板说你去闻一下臭味有没有减轻(被老板的敬业精神所打动,看来我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还是不够呀)。陪老板转了一圈恶臭确实少了许多,但是还有一些,不过已经覆盖不了那么大的范围了。然后安排员工再次投加硝酸钠。

  今天出水已经超标,经商议后超标出水依然排放至上游废弃河道,待这波冲击过去后再次回抽污水厂处理至达标排放。往后去的日子再也不担心出水超标的问题了,只要能保住系统不崩困就行。

  今天氧化沟污泥颜色开始发灰,溶解氧明显不够,但是我已经把曝气开到最大,无法额外增加供氧量,只能降低进水水量。那么问题来了,园区管网的水早已经超过警戒水位,如果管网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话,部分过河管网将存在憋漏的风险,我是该进水保管网呢还是该停水保系统。

  连续两天投加硝酸钠使水解酸化池的SBR抑制的差不多了,硫化氢的味只能在水解酸化池上闻到,别的地方已经没了。

  投加硝酸钠对水解酸化池的影响除了抑制SRB,其他的没法估计,因为进水波动太大,所以酸化池出水水质也有很大波动,无法从水质上进行分析硝酸钠对水解酸化池的其他影响(比如:产酸、产甲烷)。就这样弄吧,只要能将就运行就成。回想起群里某位污师说他们系统进水TN(主要是硝氮)冲击导致水解酸化池污泥上浮,但是我这的第一个酸化池是完全混合式的,不会发生污泥上浮的现象,即便会上浮,但是在上浮过程中水力流动会将污泥与气泡分开。

  硫化氢的气味解决后原水中的气味显露出来了(什么酚类、挥发性有机溶剂等等),网赚园区领导又让我们解决这类气味。(用当下里流行的话:我太难了,吐槽一下,从2号开始,我身上的衣服都没有干过,甚至包括内裤)

  今天在保管网和保系统的二选一中选择了保系统。减少进水量,保证系统相对正常的运行。

  下午联系了一个朋友,因为那晚他报价3600元/吨,就没有订他们的货,下午这朋友送了两袋活性炭到厂里,做了一下小试,小试结果挺好的,当晚就订货了。在此感谢一下这位雪中送炭的朋友。

  订购的三项五线平电缆今天回来了,安排人员进行放线。电缆放好后接头压上通鼻后断总电,因变压器下口的接线位置太小,地线和零线的颜色没有分清,想着在总电柜上用万用表测一下通断,来确定接地线和零线,结果任意两根线都是通路。厂长有过电工证,日常的接电没有问题,我除了日常接电还能组装电柜,我俩商量了许久也没找到问题所在。然后就是场外求助(找电管所的老哥),老哥让我们不要动,等会他过来,但是厂长不死心,拿着手机在那狭小的空间拍了一下线的颜色,我们就按线序把电缆给接上了。

  送电前电业局的老哥还没有来,我问厂长送不送,厂长回我:你说送就送,我说:送吧。所有准备工作做好后打算送电,送电前一个段子:厂长点了一支烟,说压压惊,当时在场的人都笑了,然后就送电,结果一切正常。

  电管所的老哥过来后看了一下我们接的电缆,说:两根不同型号的电缆不能并联给同一组设备机组供电,因为电“喜欢”走短路,容易出问题(我一直想不明白,但是我还是把那根120平的电缆给断开了)。

  另外一个问题:为什么在量通断的时候,任意的两根线都是联通的。因为有几台临时设备都是通过空开连接的,设备的线圈是通的。另外还有设备的线圈、控制线路也存在一定的通量,所以就会出现任意两根线是通路。

  这段时间忙下来,手上莫名其妙的出现好多伤痕,好几处都是流血的那种,各位污师,在工作过程中,能带手套就带手套吧,注意保护好自己。

  由于进水负荷过高,以及曝气量跟不上,这两天氧化沟污泥基本是灰色的,为了降低氧化沟的COD量,我开始给氧化沟投加硝酸钠。

  投加硝酸钠的原理:氧化沟虽然处于全功率曝气,但是溶解氧低的可怜(这期间碰巧便携式溶氧仪坏了,没法准确测量),通过投加硝酸钠进行反硝化反应以此来去除水中的COD(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),降低充氧的负担。

  对于投加硝酸钠反硝化去除COD这点,各位污师在应急的情况下可以考虑使用,成本也不算很高,一吨的硝酸钠3000元左右,大致算了一下去除的COD成本与纯曝气能耗比为9:1。

  下午活性炭到厂了,给氧化沟投加了150ppm的活性炭,因为氧化沟中的COD太高,这个时候活性炭的效果已经不明显了。

  因为氧化沟上有酚以及有机溶剂的气味,园区领导一直催着把气味解决了,领导就采购了一批专门去除酚类及芳香族化合物的微生物,下午给投加到氧化沟中。

  今天氧化沟上的气味确实少了一些,不知道是昨天投加的微生物起作用了还是其他原因。

  早上氧化沟的水红的特别厉害,用次氯酸钠做了一下小试,效果挺好的,随即安排购买次氯酸钠,为了降低成本,采购的是固体含氯消毒剂(以下就认为它是次氯酸钠吧),目前市售的固体含氯消毒药剂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2g/片的,一种是不规则颗粒的。

  刚开始将次氯酸钠设计在混凝反应池的进水口,因为这个地方有搅拌,可以充分反应,但是效果不明显,随即将投加点改为混凝沉淀池出水口,经过沉淀后的清水投加次氯酸钠脱色效果很好,但是没有搅拌,药剂投加量大。

  看来以后在设计中,生化及混凝沉淀脱不了的色度,可以最后端增设化学脱色池。

  今天进水的时候闻到了不一样的气味,大爷的,根据气味可以确定某某厂趁机偷排了,不知道这次有多少厂都趁机偷排,上游的厂偷排的不只是高浓度水,还有大量的污泥。

  环保局、管委会、污水厂、业主四方经过一上午的协商,最终确定保管网,因为有个地段的污水管道已经破了,河道的水也已经抽完了,领导们说:冲击也就冲击这一次了(当时我信了)。

  中午十二点开始大量进水,最终在晚上十二点左右把管网的水全部抽完,今天总进水量约为4000m,平均进水COD在6000mg/L左右,结果是氧化沟黑透了。

  水解酸化今天开始跑泥了,墨黑色的厌氧泥大把大把的往氧化沟流。发现酸化池跑泥后。

  做了以下安排:①停水,停酸化池回流;②给酸化1加PAC;③排酸化2污泥;

  目的:①停水,不让厌氧泥进氧化沟,增加氧化沟的负荷,1g的厌氧污泥相当于1.42g的COD。停回流是为了让污泥沉淀;②加PAC为了提高污泥沉降性能,减少跑泥量;③排泥是最解决跑泥问题的。

 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操作后,重新开始进水。在进水的过程中,氧化沟火力全开,尽量的保证污泥不那么受症。进水结束后安排员工给氧化沟大量投加硝酸钠,尽量多的提供一些“氧”。

  今天有点可惜我昨天加进去的微生物,700大洋一公斤呀,一次性加了100公斤,7万大洋就这样子打水漂了。可惜呀!!!

  一大早爬起来就上池子了,看着那黑乎乎的氧化沟,心中飘过无数只羊驼,辛辛苦苦维持了仅半个月的系统就这样黑了。又一想,反正这样了,努力恢复吧。

  今天的硝酸钠就像不要钱一般的给氧化沟中投加,看着那白花花的硝酸钠就像白花花的银子一般往氧化沟中扔,不过为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扔就扔吧(扯的厉害了,一切为了系统恢复、一切为了降低出水污染物浓度)。

  今天没有进水,中午的时候污泥微微发灰,到下午六点左右,内沟的污泥已经发黄,中沟和外沟都是发灰的。

  下午6点多,区环保局局长过来了,看了一下河道,说河道中的水还没有抽完且河道中的数据还是很高,必须要再次抽到污水管网中(这以是第三次抽空河道了)。我见到局长后就开始装可怜,比如:污水厂现在很难,现在氧化沟还是黑的,处理不了这么多水,让我们稍微缓一下等等,局长没有回话,其他的人接话说:不用一见面就说你们的困难,我们也知道你们很难,但是你要从大局意识出发……。和那人打了一会口水战后,局长说:明天这个水必须要抽回去,而且必须得保证管网不能再憋烂(上次烂的地方大致修了一下)。我只能很不情愿的答应了。

  心心念念的氧化沟终于缓过来了,虽然COD和前几天比没有多大的变化,但是污泥已经全部变黄,算是坏事中的好事吧(心中窃喜)。但是看到那满满一管网的水,心中的喜悦立马消散,又是难熬的一天。

  为了配合河道抽水,想着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,心一横,去他大爷的,死猪不怕开水烫,反正冲击了一次很快就恢复过来了,再冲击一次又何方。进,随便进,来多少水进多少水,刚恢复的系统又面临一次剧烈的冲击,这次的冲击比上次造成的结果更为严重,毕竟活性污泥吸附基本达到极限,高浓度的COD都集中在水解酸化池。

  在大量进水1一个小时后,外沟开始发灰,3个小时后外沟黑了,中沟开始发灰,5个小时后内沟也灰了,7个小时后整个氧化沟全部变黑。这波冲击的厉害,刚缓过劲的污泥再次进入发黑模式。

  忘了说这段时间的污泥浓度了,氧化沟污泥浓度:7月底的3000mg/L、8月6日3800mg/L、13日4600mg/L、14日7000mg/L、16日8500mg/L(SV3060%),这污泥增长速度挺快的,因为污泥浓度太低,为了应付高负荷冲击,不敢、不想也不舍排泥。

  今天继续大量的硝酸钠伺候。这次冲击比较厉害,所以一天污泥都没有多大的变化,直到傍晚时分内沟的污泥才有点发灰。

  在闷曝过程中投加硝酸钠的时候发现一个问题,很大的硝酸钠投加量,也降不了水中的COD,也提高不了水中的TN,池面上的反硝化特别明显(大量的反硝化是可以用肉眼观察到的),我分析是因为污泥吸附了大量的COD,反硝化的碳源主要来自于污泥吸附的COD,所以水中的COD和TN基本没有变化。

  冲击结束,也该排泥了,并且这池子污泥就像喝饱血的蚊子,肚子鼓鼓的,如果继续留着它们,它们会消耗大量的氧,这样子系统恢复的就慢了,一定得把它们赶出去。

  今天污泥颜色已经彻底转变过来了,管网的水也满了,开始间歇性进水。今天最闹心的一件事,园区领导要求我们必须再加去除酚类及芳香族化合物的微生物。

  我不愿意加,因为现在要排泥,如果加了就会被排出去,加了也白加。如果不排泥,系统恢复的太慢,我的意思是在污泥浓度降低一半之后再加,但是……(说多了都是泪),虽然解释了很多,但是也只能被迫的投加微生物。

  这次投加微生物,我是在外沟投加的,这样子就算加了,我还能继续排几个小时的剩余污泥,毕竟从外沟到二沉池是需要时间的。

  截止到今天,冲击基本上结束了,剩下的就是系统的恢复,系统恢复需要的是时间。

  8月27号,出水COD基本在50左右徘徊(从开始冲击开始,出水除COD以外其他指标没有超标),通过出水回流,于31日稳定达标,COD已经降低到45左右(这和我早期预估的冲击结束两周时间基本恢复的时间差不多)。9月2日COD降低至40左右,在9月10日投加了150ppm的活性炭,第二天出水COD降低至30左右,维持至今。

  免责声明: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一体化生活污水处理装置和分散式污水处理装置,主要用于非常规水资源开发利用……[详细]

  通过实施垃圾分类,有利于从源头解决垃圾减量问题,发展循环经济,进而实现“无废城市”目标……[详细]

  本文将对目前海水淡化技术的发展现状进行分析,提出基于MVR技术的新型海水淡化技术……[详细]

网赚兼职【真.博娱】

联系人:李经理 座机:0371-64234539 地址:河南省新郑市巩义市夹津口工业园
微信二维码